日前,北京市民温先生通过滴滴企业版打车从单位回家,大约4公里的路,历时不过10分钟,却被收取了1728.1元车费,而此前只需十余元。客服人员称初步判定为司机未能及时停止计费。(据8月24日《新京报》报道)

  温先生此前打车,也曾遇到过被多收钱的情况,往往是司机未第一时间停止计费而被多扣几元钱。温先生的遭遇,相信很多乘坐过网约车的消费者,都有过体验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温先生曾就多扣费问题与滴滴方面沟通,却没有下文,直到新闻媒体介入,事件才有了缓解的趋向。现实中,并不是每一次网约车多扣费,或者多扣几元钱,都能进入到新闻舆论监督的视野。这是否意味着,面对被多扣钱,诸多网约车消费者只能选择与客服扯皮并最终不得已沉默接受?对于新兴的网约车行业,消费者显然不答应其在起步阶段就落下“模糊计费”的顽症病根。尤其是,与传统的巡游出租车不同,充分利用卫星定位和电子地图技术的网约车,有便捷的技术优势打造一个消费纠错机制。

  最近颁布的《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》规定,网约车平台公司应当明确服务项目和质量承诺,建立服务评价体系和乘客投诉处理制度。这对网约车构建有效的消费纠错机制提出了硬性要求。

  事实上,今年5月份滴滴已经在北京地区上线“费用异议”功能,利用路径规划、司乘轨迹等大数据技术,来判断网约车司机是否绕路、是否存在乘客未坐车就开始计费等情况,一旦发现将退还乘客车费。但是,“费用异议”功能在温先生身上显然失灵了。说到底,“费用异议”终归是企业的自我监督,离有效的消费纠错机制还有一定距离。完善这个机制,需要网约车地方监管部门,借鉴有关城市工商部门的做法,与网约车平台进行主体信息、服务质量监管、消费维权等数据交换,并建立先行赔付制度,从而让消费者在“费用异议”无效的时候,有一个顺畅的投诉处理渠道。

  不同于传统出租车的物证 (发票)单一,网约车服务过程中会形成一系列电子信息和轨迹信息证据,以大数据做基础完善消费纠错机制并不难。事实上,这也是科技进步给有关部门带来的监管红利。对网约车平台来说,当下已经站在了消费纠错机制的风口,在拥有私人定制等新兴优势的同时,千万别放任计价混乱的短板恶性膨胀,否则,自食其果的日子不会久远。